星易娱乐-星易平台

再辩“年份酒”|企业自说自话,市场需要何种年份酒标准

原标题:再辩“年份酒”|企业自说自话,市场需要何种年份酒标准

不久前,江苏综艺集团董事长昝圣达在全国两会期间提出的一纸建议,再次将“年份酒”标准话题引向公众视野。随后,四川省市场监管局也召开座谈会,提出制定国内指标最严、要求最高的年份酒团体标准。

长期以来,“年份酒”普遍采用新基酒加入陈年原酒勾兑的方法,与消费者普遍认为的“陈年老酒”存在差距。另一方面,“窖藏”“年份”“原浆”“陈酿”等年份酒概念、标注层出不穷,多是酒企自说自话,缺乏统一标准规范。即便是2019年出台的首部《白酒年份酒》团体标准,也被业内人士指出没有摆脱“勾调”方式,“加权”算法也不易于消费者理解,与消费者对“老酒”的认知依然存在差异。

年份酒长期“自说自话”

在白酒行业分析师蔡学飞的记忆中,“年份酒”兴起于2000年后,由于酒水市场供给从此前的供不应求转变为供应过剩,酒企在寻找差异化竞争的过程中提出了“年份酒”的概念。

据《梅州日报》2019年6月发表的《茅台被诉能揭开“年份酒”真相吗?》一文,茅台是最早推出“年份酒”的酒企,2004年就推出了15年、30年、50年、80年的年份酒,“白酒市场为之一振”。随后跟风白酒品牌越来越多,年份酒也越来越乱,甚至出现了成立不足5年的酒厂却推出20年陈酿酒的奇葩事。

有观点认为,欧美国家对“年份酒”有严格限制,而我国对“年份酒”并未出台统一标准,这是“年份酒”乱象频繁发生的一个重要原因。

今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综艺集团董事长昝圣达建议,白酒“年份酒”应与国际标准接轨,严格监管,规范销售。目前消费者之所以很少能享受到货真价实的优质陈酿,关键在于白酒行业“自说自话”,导致“年份酒”失范。

昝圣达认为,很多宣称15年、30年、50年的“年份酒”浮夸不实,有的生产企业和销售商因此被消费者告上法庭,酒企的答辩让消费者大跌眼镜:陈年酒标注的年份并不对应酒体储藏的年限,只是为了区别口感,业内普遍采用较新的基酒加入“N”年原酒勾兑。“这样的年份酒逐渐成为与‘酒体’无关的忽悠,成了产品价格升级的数字游戏、年份的攀比游戏,酒企与销售商获取了超额利润,却严重侵害了消费者利益。”

“现在最糟糕的问题就在于,国内没有权威机构能够对‘年份’这个概念进行定义。”蔡学飞认为,目前市场上大多数“年份酒”是从营销角度提出的概念,一种是“窖池标准”,一种是“原酒标准”,一种是“成品酒标准”,但都是自说自话,没有科学依据。

首部团体标准2019年出台

2019年4月,历时十余年的筹备,由茅台、五粮液、洋河、泸州老窖、古井贡等19家白酒企业共同参与制定的首部《白酒年份酒》团体标准(T/CBJ2101-2019)正式颁布。

该团体标准将白酒年份酒标准定义为:“以传统白酒(固态法、半固态法)工艺酿造,经贮存三年及以上基酒勾调而成,标注年份为所用主体基酒加权平均酒龄,不直接或间接添加食用酒精及非自身发酵产生的呈色呈香呈味物质,具有本品固有风格特征的白酒。”而主体基酒总量应不小于基酒总量的80%,标注年份取加权平均酒龄的整数。

在标注内容上,该团体标准要求“年份酒”产品标签应包括年份酒注册商标、年份年限、原料、年份酒准入编号、产品备案编号、年份酒详细信息查询入口等,且需印有“中国酒业协会白酒年份酒联盟”字样。

展开全文

据中国酒业协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宋书玉在去年9月中国酒业协会白酒技术创新战略发展委员会年会上的解读,白酒“年份酒”生产企业的准入条件包括生产资质、生产能力、检测能力、技术人员、生产管理5个方面。近十年,企业每年原酒产量要大于销量的30%以上(按60%酒精度折算)。如果一家企业当年获得了申请准入,则当年可以提出对所有基酒进行查定和签封。

2019年10月,国台新品发布会在上海召开,推出了首款依照《白酒年份酒》团体标准生产的10年“年份酒”。

在昝圣达看来,该团体标准尽管比原先的所谓“年份酒”规范些,但仍然采用基酒勾调,与普通消费者认知的“窖藏时间”还有差距,所以并未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蔡学飞也认为,团体标准中的“加权”概念较为复杂,不易于消费者理解,与消费者认为的“老酒”概念仍存在差距。

与国际标准接轨有难度

为“以标准引领四川白酒产业高质量发展”,今年5月,四川省市场监管局召开四川白酒团体标准体系建设座谈会,提出引导四川白酒龙头企业加强合作,共同制定国内指标最严、要求最高的年份酒团体标准。

在蔡学飞看来,即便是“最严”的地方团体标准,也只是行业指导性标准,不具有强制约束力。而从食品安全角度来说,并没有出台年份酒国家标准的必要,因为没有证据显示年份酒会比新酒更好、更健康,“年份酒本就是酒企从市场营销角度提出的概念,迎合了消费者酒越老越好的心理。”

一位老酒收藏爱好者告诉新京报记者,“老酒”与“年份酒”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和圈子,藏家只认原瓶酒,对市场上的“年份酒”和酒厂窖藏酒都不认可,“前者是概念,后者你不知道酒厂中间有没有掺新酒。”

昝圣达则建议,将白酒“年份酒”标准与国际接轨。他认为,将“年份”作为酒类的等级划分,以“年份”作为售卖要点顺理成章。国际六大烈性酒中,除伏特加是纯酒精酒而不需要陈放之外,白兰地、威士忌、朗姆酒、金酒都有橡木桶陈化储藏的工艺要求和饮酒文化。其中,苏格兰威士忌更是国家立法规定要求储藏3年以上才能上市销售,法国干邑年轻基酒的桶贮期达6年以上才叫XO,两年前又将门槛调高到至少10年。

蔡学飞认为,中国白酒难以做到类似国外葡萄酒的年份分级。“国外葡萄酒年份是跟着产区而来,对土壤、降水、葡萄种植面积等都有严格标准,而国内产区概念刚刚成型。此外,国外储酒的橡木桶都有协会统一管制,一年产多少酒都有备案,能够起到监管作用。而国内做不到这样的监管。”

新京报记者 郭铁

编辑 徐晶晶 校对 陈荻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