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易娱乐-星易平台

最“惨”的老板,生意黄了,国籍丢了,自己还被赶出了公司

原标题:最“惨”的老板,生意黄了,国籍丢了,自己还被赶出了公司

作为企业创始人来说,最“惨”的可能不是企业倒了,而是企业还在,自己却被赶出了公司,就像王石离开万科,牛根生退出蒙牛。

不过,王石、牛根生的退场方式,在外界看来至少还算体面,而曾经的“餐饮女王”张兰的离场则只能用“狼狈”来形容。

作为中国高端餐饮品牌俏江南的缔造者,张兰不仅在资本游戏中输掉了20多年的心血,也弄丢了中国人最宝贵的国籍。

也许有人说,中国富豪移民的主观意愿本来就很普遍,但实际上,张兰加入北美加勒比海岛国圣基茨和尼维斯籍,却实属被逼无奈。

2008年,已经在餐饮业内颇有名气的俏江南成为北京奥运会唯一的合作供应商,为所有竞赛场馆提供餐饮服务,这是个挣钱的机会,也是份难得的荣耀。

那一年,张兰成为了奥运火炬手之一,俏江南则借着奥运会的东风,不仅让全国人民认识了它,也让来自世界各地的运动员们为之点赞。

眼看形式一片大好,张兰开始把“餐饮梦”扩展到了全球范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她表示:

“要把俏江南做成餐饮界的LV,有LV的地方,就要有俏江南”。

当然,她敢于撂下这样的狠话,也是因为找到了资本的支撑,就在成为奥运会合作伙伴后,张兰拿到了鼎晖投资2个亿的融资,俏江南的投后估值达到19亿。

不过,鼎晖投资的王功权可是精明人,当年带着冯仑、潘石屹在海南炒房都能全身而退,转做投资人后自然是更老练。

鼎晖投资的条件是,俏江南必须在2012年前完成上市,否则,张兰必须高价回购股份,也就是说,如果上市不成功,2亿融资就成了高息贷款。

张兰自然对于上市是信心满满,并开始了店面扩张,然而,当她2011年向A股提交IPO申请时却被否决了。

展开全文

眼看离目标时间点2012年越来越近,张兰见A股上市无望,临时抱佛脚想冲击港股,而为了节省国内审查的时间,张兰只能把自己变为境外法人。

之所以选择一个小国家圣基茨和尼维斯,因为这个国家的国籍门槛最低,没有居住时间的要求,在当地买点房产,3个月就能拿到护照。

但让张兰没想到的是,国籍换了后,冲击港股的计划还是黄了,而且俏江南还陷入了基石投资方CVC精心策划的圈套之中,张兰被赶出了董事会。

2015年,张兰不得已转让了所有股权,正式与俏江南一拍两散。

当然,卖股权必有所得,据媒体测算,张兰至少卖了10几亿,不过,张兰的说法是,自己几乎“净身出户”。

其实,这已经不重要了,至少有一点是确定的,张兰现在已变成了圣基茨和尼维斯人,而每每提起自己的国籍,张兰只是一脸的惋惜。

也有媒体评论说,张兰表面上被赶出公司,实际上则是完美的套现,理由就是中国“反腐”之后,高端餐饮越来越没市场了。

但笔者以为,贫穷限制了太多的想象,不是没有高端餐饮了,而是普通人看不到了。

而张兰对于餐饮的梦也还没有醒,今年初,张兰宣布成立“易基金”,专门投资餐饮业,号称要王者归来,足可以看出当年退出俏江南也是有说不出的无奈。

实际上,张兰半辈子都是在餐饮业里度过的。

儿子汪小菲、儿媳大S

1989年,31岁的张兰为了谋生到加拿大打工,作为一个离异母亲,儿子汪小菲成了他唯一的动力。

在加拿大的两年,张兰把一个餐馆里的所有工种都干遍了,最多的时候,同时接6份工,只为了给儿子凑学费。

到1991年,据说张兰已经攒了有2万美金,在90年代初的中国来说,这不是一笔小数目,于是张兰回到了北京,自己开了一家叫“阿兰餐厅”的川餐馆。

在加拿大的打工经历,让她经营起餐馆来如鱼得水,几年的时间里,小餐厅变成了大酒楼,一家变成了三家。

生意越做越大,接触的人自然也就越来越高端,张兰逐渐发现,所谓的高端人士吃饭,从来就不关心味道,吃的就是一个感觉。

于是,张兰萌生了做高端餐饮品牌的想法,卖掉了自己手里的几家酒楼,于2000年创办了俏江南,并一炮而红。

2006年,张兰又在俏江南的基础上,创立了更高端的“兰会所”,据说里面一个水晶灯值500万,一个红酒杯也值上万。

而之后,就到了北京奥运会,也就遇上了和她对赌的鼎晖投资,从而改变了后半生的轨迹。

当然,愿赌服输,张兰自退出俏江南后沉默了6年,或许是为了自省,而如今以投资人的身份重返餐饮资本局,可能还是心有不甘。

对于已62岁的张兰来说,接下来的投资这步棋能否走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之前已经划出了一条单身母亲的华丽曲线。

来源:灰鸽观察室